FANDOM


Mass Effect 3
ME3 Cover Art.png


| released = X360、PS3、WinTemplate:VgreleaseWii U{{Vgrelease|NA|2012年11月18日|EU|2012年11月30日|JP|2012年12月6日


質量效應3(英语:Mass Effect 3)是科幻遊戲質量效應系列的第三部作品,並由加拿大遊戲開發商BioWare製作。遊戲發行於PC、Xbox 360、Wii U以及PS3上。遊戲主要以角色扮演為主,並融合第三人稱動作射擊的風格。在《質量效應3》中,人類故鄉太陽系的母星地球危在旦夕,在一個遙遠的宇宙外,一群可怕的機器種族開始了他們消滅人類的任務。指揮官薜帕德(Shepard),作為聯盟的一名海軍陸戰隊員兼唯一的人類精英幽靈,將擔負起拯救地球的重任,他將尋求與宇宙內的所有文明,聯合起來對抗這個神秘的外來種族。

基本資料编辑

  • 發行:2012年3月
  • 引擎:虛幻引擎3
  • 總監:Casey Hudson
  • 製作人:Jesse Houston
  • 編輯:Mac Walters(lead)
  • 音樂:Sascha Dikiciyan、Sam Hulick、Christopher Lennertz、Clint Mansell、Cris Velasco


遊戲性 编辑

在前作所做出的選擇將會在《質量效應3》故事中的某些方面產生很大的影響。當開始遊戲時,玩家可以通過導入《質量效應》或《質量效應2》的存檔文件來展現出這些影響。如果繼承了前代存檔,最多可以多獲得超過1000的戰爭資源以影響部分遊戲結局。如果玩家沒有繼承存檔,那麼在遊戲開始前將會有一個像《質量效應2》開始時的漫畫來介紹前代的故事並讓玩家快速做出選擇。導入的存檔的外貌和職業是可變的,並且遊戲提供了比《質量效應2》更多的面部滑杆和頭髮樣式,這些信息都可以導出成代碼以便分享。完成遊戲後,玩家可以通過導入的通關存檔來收集玩家第一次遊戲時未收集的物品,如槍械、護甲等。整個遊戲過程大約有82分鐘的過場動畫。

《質量效應3》有3種預設的遊戲模式:動作模式、角色扮演模式和故事模式。在動作模式裡,所有的對話都由系統自動選擇並且擁有正常的遊戲難度;故事模式則是所有的對話都需要由玩家做出選擇,並且遊戲難度也默認為最低;而角色扮演模式則是經典的《質量效應》遊戲模式,所有對話都由玩家做出選擇,遊戲難度為正常。總體來看,《質量效應3》比《質量效應2》擁有更豐富的角色扮演元素,如改進了的等級系統和更複雜的武器定制。升級技能將從單一的一條路線開始,最終分叉成兩條不同的路線,但玩家只能從中中選擇一個,下次升級時又從兩個選項中選擇一個。玩家還可以在不同的方面改裝自己的武器,如瞄準鏡、槍管和彈藥。2011-09-18</ref>對於Kinect的用戶,他們要說出自己的選項而不是用鼠標或遊戲手柄來選擇選項。 在《質量效應3》中,永久的小隊隊員要比《質量效應2》中的要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玩家和隊員們發展更深層次的關係,包括同性戀愛關係。如果玩家在《質量效應》、《質量效應2》中發展了戀愛關係,那麼前兩代的戀人都會在本作中爭奪主人公薛帕德的愛。這種“三角戀”將會在遊戲即將結束時解決。

縱觀《質量效應3》,玩家必須通過做任務來增加軍事實力(常作戰力)來為遊戲最後的戰役做好準備。戰力通過總軍事實力乘戰備等級來計算。戰力是玩家所擁有的“戰爭資產”,來源於質量效應、《質量效應2》以及《質量效應3》中的任務及其他方式。在《質量效應3》中,有多種方法可以獲得戰力,比如閒談和星球掃描。星球掃描比《質量效應2》有了很大的簡化,玩家不再需要對每個星球單獨進行掃描,而是在星系中進行整體掃描。《質量效應2》中的小遊戲,包括跳線和黑客攻擊都已經被去除。

戰鬥编辑

《質量效應3》中的戰鬥體驗相比《質量效應2》有了很大的改變和完善,進一步地加強了本作的第三人稱射擊遊戲元素,使得遊戲更加具有商業性。在IGN的遊戲預覽中,編輯亞瑟·吉斯(Arthur Gies)表示,從射擊體驗和戰鬥體驗的角度來看,《質量效應3》和前兩部作品有著非常大的不同。在《bitgamer》上的一篇文章裡,喬·馬丁(Joe Martin)給出了一個截然相反的評價,表示戰鬥體驗和前兩部作品並沒有多大差別。

《質量效應3》對掩體系統做了很大改進,玩家不需要滑入物體後再越過物體。同時,玩家在戰場上的移動也有了更多的選擇,比如經過改良後的衝刺、作戰滾動和爬梯子。玩家也可以從掩體內向外盲射。對於Kinect的用戶,還可以口頭地向隊友發出移動命令以使用他們的火力支援。玩家現在也可以進行肉搏攻擊。玩家可以進行重擊,在混戰中瞬間殺死敵人。每一職業都有不同的重擊畫面,例如,職業為戰士的薛帕德的重擊畫面是用萬用刀刺死敵人。玩家也可以在《質量效應3》使用手榴彈來殺敵。

《質量效應3》的戰鬥被計劃為整個系列中最困難。升級後的人工智能系統變得更加聰明,這也使得玩家感受到挑戰性,勝利也變得更有意義。.敵人將會互相支持,而不是像前兩部作品一樣單獨戰鬥。敵人有15英尺(4.5米)高的塞伯魯斯機甲、衝鋒士兵和忍者風格的突擊部隊、屍傀和500至2000米不等的收割者艦船。有些敵人進行了更改,例如工程師現在能夠設立炮塔。

多人遊戲编辑

《質量效應3》提供了一項名為“銀河戰爭”的多人合作模式,這在《質量效應》系列中尚屬首例。在此模式中,玩家可以在線上完成只在線上可以進行的任務,而這些任務將會對玩家的單人遊戲產生影響。這些任務都是專門為多人遊戲設計的,遊戲目標主要是佔領敵軍的據點。通過完成這些任務,玩家能在單人遊戲中得到更好的結局,但這並不是強制性的。這樣的多人遊戲模式常常被拿來和《戰爭機器》的部落模式(Horde Mode)相比。[1]玩家們可以和4種敵人作戰:收割者塞伯魯斯桀斯(Geth)以及《報復》DLC中新增的收集者。多人遊戲有超過15張地圖和4種難度,分別是銅(簡單)、銀(普通)、金(困難)和白金(非常困難)。白金難度共有20波敵人,每波敵人的種族都是隨機的,並且有些波需要執行某些目標,例如護送浮游機兵、運輸關鍵物品等。 沒有任何單人遊戲的角色出現在多人遊戲。但玩家能夠創造屬�自己的全新角色,並且在不同種族中選擇。每個種族都有特殊的能力,比如克羅根的”克羅根衝鋒“。.[2]多人遊戲角色的最高等級是20,技能升級樹的結構和單人遊戲一樣。 多人遊戲只允許玩家在遊戲開始前選擇2把槍。多人遊戲通過按鈕而不是菜單來改變武器。[2]武器是通過開啟武器包隨機得到。此工具包可使用遊戲內貨幣和現實生活中的貨幣來購買。遊戲發售一年後,Bioware公司停止了對多人遊戲挑戰機制的所有更新。

故事编辑

背景编辑

《質量效應3》繼續講述指揮官薛帕德的故事,遊戲圍繞著打敗名叫“塞伯魯斯”的人類極端軍事組織和一種被稱為“收割者”的機械。收割者極為強大,每50,000年就會殺死銀河系內所有邁入太空時代的生物。在《質量效應2》的DLC《降臨》中,薛帕德進入巴塔瑞空間營救一名名為阿曼達博士的星聯高度機密科學家,得知收割者的入侵迫在眉睫。為了延緩收割者,薛帕德不得不摧毀了一個質量中繼器並且殺死了300,000名巴塔瑞難民。因此,薛帕德和其戰艦諾曼底號被羈押回地球。

劇情编辑

《質量效應3》從薛帕德由《質量效應2》的DLC《降臨》中的劇情——被羈押回地球開始。[3]遊戲一開始,地球便與太陽系外的人類設施失去了聯繫,任何防禦措施都在一瞬間被收割者的攻擊所摧毀。薛帕德和安德森上將到達了停泊在戰火紛飛的溫哥華的諾曼底號,並在凱登或阿什利(取決於誰在沃邁爾倖存了下來)的幫助下上船,離開地球並在安德森上將留在地球上協調人類的抵抗活動的時候收集來自其他太空種族的幫助。在離開太陽系之前,哈克特上將命令薛帕德到火星,據稱那裡發現了可能有助於打敗收割者的資料。在那裡,薛帕德與塞伯魯斯戰鬥,並遇見了前小隊隊員利亞娜·T·索尼博士,博士發現了可能能夠戰勝收割者的普洛仙武器。離開火星前,薛帕德與現在與薛帕德敵對的塞伯魯斯控制者——幻影人——進行了通話,幻影人表示他要用普洛仙武器來控制收割者。通過先進AI的塞伯魯斯機器人——代號"Eva",他試圖竊取那裡的數據。為了阻止她,薛帕德、莉亞娜和凱登(或阿什利)試圖阻止Eva,最後凱登(或阿什利)受了重傷,被送到位於神堡的醫院。

薛帕德懇求來自神堡議會的幫助,但他們都不願意在收割者大舉入侵的情況下把自己的注意全部放在一個未經測試的設備上。薛帕德意識到,要獲得其他各種族的支持的唯一方法,是在收割者入侵他們的戰役中幫助他們,同時收集用來抵抗收割者戰爭資源。最終,哈克特上將決定由星聯自己建設這個普洛仙武器,並將其命名為“擎天爐”。

在從突銳人的母星帕勒文的一顆衛星上的戰鬥中拯救突銳統領以後,薛帕德召開了一次戰爭峰會,突銳統領、塞拉睿人和克羅根人的代表參加了這次峰會。突銳統領同意支援地球,但前提是克羅根人要參加帕勒文保衛戰。會議起初十分緊張,萊克斯或烏雷夫(取決於萊克斯是否在沃邁爾上倖存了下來)表示,在治癒基因噬體之前,克羅根人不會提供任何協助。在賽拉睿人被迫同意後,薛帕德來到塞拉睿人的母星蘇·凱什,前小隊隊員莫丁(如果他在質量效應2中生還了的話)和其他賽拉睿科學家正在那裡開發治療基因噬體的解藥。經歷了在克洛根人母星圖岑卡的一系列戰鬥後,薛帕德可以選擇治療基因噬體或者欺騙萊克斯(或烏雷夫),讓其以為基因噬體已經被治癒。如果選擇治癒,那麼莫丁將在釋放藥物前的最後一刻犧牲。如果薛帕德決定不治癒,那麼除非薛帕德能說服莫丁,否則必須殺死他。

在得到克羅根和突銳人的支持後,薛帕德得知塞伯魯斯襲擊了神堡。他被派去保護發現了人類議員烏迪那是這次襲擊的策劃者的塞拉睿族議員。薛帕德同時遇到了臭名昭著的塞伯魯斯刺客——冷凱,在塞恩或奇拉赫隊長(假如兩人中有一人生還時)的幫助下,阻止了他暗殺賽拉睿議員的企圖,塞恩或赫拉奇隊長不可避免地在這次企圖中受傷。之後薛帕德阻止了試圖將阿莎麗和突銳議員交給塞伯魯斯,並由已經成為幽靈的凱登(或阿什利)保護著的烏迪那。取決於先前作出的決定,比如是否去醫院看望他(她),凱登(或阿什利)會選擇支持薛帕德並制伏烏迪那,或選擇反對薛帕德並被殺害。無論如何,烏迪那的企圖都被阻止了。

為了和奎利艦隊的上將們見面,薛帕德來到“遙遠之沿”並發現奎利人為了奪回母星萊諾奇已經處於與桀斯的戰爭之中。薛帕德與前小隊隊員塔利·佐拉一期登上了一艘正在向桀斯傳送短程收割者代碼的桀斯無畏艦上。薛帕德摧毀了代碼並找到了前小隊隊員軍團(或一個相同的桀斯VI,同樣取決於是否在自殺任務中倖存),他告訴薛帕德在與奎利人的戰爭中節節失利後,桀斯在絕望中轉而尋求收割者的幫助,這讓他們很難獨立思考,同時軍團(或桀斯VI)由於其與眾不同的活動程序而保持了獨立。在軍團(或桀斯VI)的幫助下,薛帕德到達了另一個正在發射收割者信號的收割者基地。信號的來源被發現是一個真實的收割者,在來自奎利艦隊的軌道打擊的幫助下,薛帕德摧毀了它。雖然收割者不再控制,但之前它對桀斯的升級仍然是可行的,薛帕德必須選擇是否允許桀斯升級並完全擁有獨立和自由,允許後他們會報復、消滅奎利艦隊,並導致塔利自殺,阻止後奎利人將摧毀桀斯艦隊並將其滅絕。除此之外,基於之前的選擇,薛帕德可以允許桀斯升級並同時說服奎利人相信桀斯並不想與他們打仗,並使兩族和平並向地球同時得到兩邊的支援。

阿莎麗議員告知薛帕德在阿莎麗人母星瑟西亞有一處普洛仙遺址,該遺址有可能是完成擎天爐的關鍵。然而,當諾曼底號到達瑟西亞時,行星已經處於大量收割者的攻擊之中。薛帕德必須在收集關於“催化劑”——一個對於擎天爐的效力至關重要的工具——的信息的同時保衛瑟西亞。阿莎麗議員提到的普洛仙遺址實際上是一個普洛仙信標,裡面是稱作“仇殺”的普洛仙VI。正當它要揭露關於催化劑的信息時,冷凱到達了遺址並竊取了VI程序。為了與幻影人決戰,薛帕德跟隨冷凱到達了在人類殖民地“地平線”上的避難所,這個避難所是一個塞伯魯斯用來研究控制收割者的方法的研究設施。在那裡,薛帕德從她的父親和冷凱手中救下了前小隊隊友米蘭達·羅森(或是她的妹妹奧利亞納,如果米蘭達死了的話)。她們給了薛帕德塞伯魯斯總部的位置,在哈克特上將和星聯艦隊的幫助下,薛帕德攻入了總部,在過程中殺死了冷凱但並沒有抓到幻影人。再次詢問VI後,薛帕德得知神堡本身實際上就是催化劑,而幻影人現在已經完全被收割者教化了。因為這樣,幻影人已經告知收割者神堡是激活擎天爐的關鍵。作為回應,收割者控制了神堡並將其移動到地球旁邊的防禦位置,並在周圍部署了大量飛船。

在哈格特和薛帕德的領導下,銀河系各種族的聯合艦隊開始大規模攻擊地球上空的收割者力量,試圖奪回神堡並用它來啟動擎天爐。在降落之後,薛帕德協助進攻了倫敦,在倫敦中心有一個光束直接連接在軌運行的神堡。在重新與安德森相遇後,他們最終開始了向著神堡光束的最後衝刺,但進攻部隊迅速被先驅——最古老也是最強大的收割者——所消滅。在這次衝刺中,薛帕德的隊友受傷並被撤離。薛帕德繼續向前衝刺,但來自先驅的爆炸使他嚴重受傷,最後勉強到達了光束。進入神堡以後,薛帕德聽到了同樣進入了神堡的安德森的無線電聲音。找到了在被教化了的幻影人影響下的安德森後,薛帕德成功阻止了幻影人,但安德森在這個過程中受到了致命傷。在為了使擎天爐能夠與神堡對接而打開額神堡的旋臂後,薛帕德被傳送到了神堡的巨塔上。

一個小孩模樣的AI出現了並自稱是催化劑,並且是收割者的創造者。它揭示了收割循環是一個避免有機生命被自己創造的合成生命所毀滅的嘗試。催化劑堅信如果允許合成生命形式被允許進化,則所有有機生命會不可避免的被合成生命所滅絕,所以那些能夠有能力發展合成生命的種族必須被有選擇地為所有有機生命的利益而被消滅。催化劑將收割描述為一個優勢,其中的所有先進的有機種族都被以收割者的形式保存了下來,並且更多的空間被創造使更多原始種族能夠成長、進化和前進。在每一個循環裡,催化劑都會學習這些有機生命的進化和他們的技術進步,以此來找到對於有機和合成生命的衝突解決方案的根本目標。

由於已經對收割者達成這個目的已經失去了信心,同時也由於添加了擎天爐這個變量,催化劑給了薛帕德來三個選項來打敗他們:控制收割者;毀滅收割者,並連同所有合成體生命一起毀滅;或融合所有有機生命和無機生命。每一個選項都會導致薛帕德的肉體死亡,並且整個質量效應中繼器網絡也會被摧毀。倫敦受到不同程度的毀壞,諾曼底號也會在一個外星星球墜毀。如果玩家的有效軍事力量足夠高而薛帕德選擇毀滅收割者時,遊戲將以一個薛帕德在碎石堆當中喘氣的劇情畫面作結尾,暗示了他的生還。在演職人員表後的劇情畫面中,一個被稱為“凝望星空者”的老人告訴一個小男孩薛帕德的故事,暗示薛帕德的傳說將會在遙遠的未來繼續存在下去。

拓展剪輯编辑

拓展剪輯添加了一個薛帕德的小隊在向神堡光束衝刺時被收割者先驅嚴重損傷,迫使薛帕德呼叫諾曼底號將他們撤走同時自己也受了傷的場景。它同時展示了質量中繼器由於擎天爐的運作而嚴重損傷而不是原作中的被摧毀。附加的場景和對話為了填補澄清謠言和劇情的漏洞而被添加。在薛帕德做出最後的決定後的人物重現也被修正,第一個人將是安德森,第二個人是在戰鬥中死亡的人,而第三個將是薛帕德的愛人。

三個原作中的最後選擇也被修改,修改後添加了不同的來自哈格特上將(毀滅),或一個效仿薛帕德的收割者人造智能(控制),或伊蒂(融合)的敘述,來展現玩家的選擇給銀河系帶來的影響,以及倖存人物的命運。如果玩家有足夠高的有效軍力數值,諾曼底號倖存的船員將在修復諾曼底號的損壞並重新飛入太空前為薛帕德舉行一個悼念儀式。如果玩家選擇摧毀收割者並在擎天爐的爆炸中倖存,則一個隊員或愛人不會將它的名字放在諾曼底的紀念牆上,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希望的微笑。

拓展剪輯同時也提供了第四個結局,由拒絕催化劑提供的選擇,或在玩家控制薛帕德時試圖殺害催化劑時觸發。最終,擎天爐並沒有開火,戰爭以所有太空文明種族的系統性滅絕和收割循環的繼續而結束。場景在之後轉移到了未來一個未知的花園星球上,莉亞娜的一個信標被找到。在演職人員表後的劇情場景透露了在信標中獲取的信息使下一個收割循環中的文明最終戰勝了收割者。

評價 编辑

《質量效應3》的發佈獲得了一致好評。《Game Informer》的安德魯·雷納給遊戲打了10/10分,並稱“BioWare交出了一份在精雕細琢的作品——歷史上最錯綜複雜的故事之一”。1UP.com的蒂埃裡·阮為遊戲打了“A”等,並總結“雖然《質量效應3》偶有失蹄,但事實上它對我自己來說則是頂峰之作,Shepard的故事使它成為了今年最特徵鮮明(還有些文學)的角色扮演遊戲之一”。《Edge》為遊戲打了8/10分,並評論道“對於新玩家來說它有些令人氣惱,因太想知道到未知的結局而緊緊跟著遊戲路線走,而不能把它當成自己的遊戲,這和前作採用了同樣的方法。但遊戲也是一個壯觀而有力的構想,而包括最後一幕在內,遊戲都是最富有科幻傳奇的之一。《PC Gamer美國》的湯姆·弗朗西斯為遊戲打了93/100分,並在結尾時說“系列的結尾好壞參半。一些方面令人滿意,另一些方面則不像話,總的來說還是太簡單了。但規模龐大的冒險,伴隨著華麗的音樂,其結局則帶給了人們情節之外的情感衝擊

在2012年3月,《質量效應3》全平臺首月銷量達到150萬套

在2012年的E3遊戲展上,《質量效應3》顯登陸到任天堂的新遊戲主機Wii U上。

注釋 编辑

  1. GameSpy: Preview: Mass Effect 3's Co-Op Multiplayer - Page 1. Pc.gamespy.com. 2011-10-27 [2012-04-04]. 
  2. 2.0 2.1 Fresh Mass Effect 3 Multiplayer details revealed. Gamepur.com [2012-04-04]. 
  3. Kristine Steimer. Mass Effect 3: The Basics - Xbox 360 Preview at IGN. Xbox360.ign.com [2012-04-04]. 


質量效應系列
正篇 1·2·Shadow Broker之巢·3
外傳 銀河·渗透者·仙女座
小說 啟示·飛升·報應·救贖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