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奎利(Quarian)是一种类人型种族,居无定所,以工程学技能和机器人知识的卓越而著称。奎利创造出了桀斯,一种初级人工智能,充当他们的劳动力。然而,桀斯最终获得智慧之后,奎利人开始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后果感到恐惧,并试图毁灭他们的造物。桀斯赢得了接踵而来的战争,迫使他们的创造者流亡。奎利人生活在回收船只、二手船只以及循环利用的技术组成的舰队上,在整个银河系里流浪。

生理 编辑

奎利人整体的身材比人类稍矮稍瘦。奎利人为内骨骼结构,有嘴唇、牙齿、两只眼睛及眼皮、泪腺。他们有三根粗壮的手指,包括一根拇指、两根食指,每只脚上有三根脚趾。与人类以及阿莎丽人相比,他们的小腿非常明显的向后弯曲。除了腿与手的部分,奎利人身体的大致形状以及雌雄二性的区别都与人类相似。奎利人的耳朵,或者说类似耳朵的器官与人类有显著不同。

奎利人生理结构最明显的特点是其脆弱的免疫系统,这是由于生活在无菌环境中长达几世纪。其后果是,所有的奎利人都必须穿着高度复杂的防护服,保护他们免于疾病或者受伤引起的感染。奎利人的防护服可以在破裂或者类似的破损时进行区域独立的隔离,以阻止污染物的扩散(与船只在船壳破损时使用隔板一样)。

奎利人的免疫系统本来就偏弱,因为病原体在他们的母星的生态圈里很少见。更进一步,本就很少的那些本地的病毒与病原体都对他们有一定的益处。在移民舰队上繁衍数代之后,奎利人的免疫系统由于常年生活在移民舰队的无菌环境里而更加衰退。因此,奎利人会接种大量不同的疫苗以及其他免疫措施来抵抗疾病。但是,即便在干净的环境里奎利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脱掉防护服。

想要脱去防护服的话,奎利人必须服用抗生素、免疫增强药物、草药等等之类的手段来保证安全,但即使如此,风险也一直存在。因此,用身体来交流感情对奎利人而言非常困难,甚至繁殖也是如此。移民舰队的船只一般都有“无菌室”,作为产房或者手术室,但是依然会有风险。奎利人最为私密的举动就是把彼此的防护服连接起来。然而,这么做一般会导致奎利人生病,过一段时间后就会适应。

突锐人一样,奎利人是右旋蛋白质基础的种族,与人类和阿莎丽人相反。人类和阿莎丽的左旋蛋白质食物,较好的是不可消化,最恶劣的情况则是有毒,引起强烈的过敏反应。如果想吃东西的话(除了那些云游的奎利人食用的那些营养膏),可以吃净化过的突锐食物。

历史 编辑

他们在银河系纪远1900年左右创造了桀斯,用于劳动以及战争。奎利人将他们的程序限制在一般的虚拟智能的水准,与人工智能相差甚远,恪守议会制定的禁止研发人工智能的法律。但是随着奎利人改造桀斯以使他们适应更复杂的任务,一个高度复杂的神经网络形成了,这一举动深刻的改变了桀斯,以致使他们获得了智慧。有一天,一个桀斯个体向他的监督者询问关于存在的特点。根据军团的说法,尽管这不是第一次桀斯向奎利人询问灵魂的问题,但是,这是第一次引起了奎利人的恐慌。

惊慌的奎利政府下令灭绝所有桀斯,以阻止可能发生的革命。他们低估了桀斯的神经网络。桀斯开始保护自己,接踵而来的冲突演变成全星球的战争。几十亿的奎利人死去,幸存者们被迫离开了星球。由于向议会求助被拒绝,奎利人乘着剩余的舰队离开了恒星系统。之后,议会为惩罚奎利人的粗心大意,取关闭了奎利人的大使馆。从那以后,奎利人的舰队便在各个恒星系统间流浪,搜索资源以维持移民舰队的存续,同时也在寻找可以殖民的星球。他们依然抱着从桀斯手中夺回莱诺奇的希望。

文化 编辑

奎利人的首要目标是生存以及移民舰队的存续。绝大部分的习俗以及法律都围绕这个目标。一对夫妇拥有一个以上的孩子是违法的,这样才能保证舰队的人口零增长(如果人口减少,那么这个规则就会暂时取消,多生孩子也会受到奖励)。家庭规模也因此很小,结合紧密。因为奎利人都把生存依赖于彼此同船的船员,他们不像克洛根的个人主义那样,是一种更加注重团结的种族。忠诚,信赖以及合作是珍贵的品质。

奎利人喜欢讲故事,他们把这当成是在舰队上挣扎求存的调剂,他们也把舞者的地位抬的很高。

年轻的奎利人会被要求外出云游,从而获得成年人的身份。云游是奎利人体验舰队外的世界的机会,与其他种族文化交流,学会珍惜与族人在一起的生活。云游出行是个重要的事件,所有的船员都要前来送行,云游的奎利人也会获得很多礼物,在旅途上帮助他们,以及增强免疫针剂,还有一些在外生存的建议。年轻的奎利人在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之前不能结束云游——不管是信息、钱或者补给都可以。当他们返回时,他们不会回到出生的飞船上,而是会选择加入其他船只。此举可以保持奎利人的基因多样性,避免近亲婚姻。奎利人会把带回的礼物交给新的船长,以证明他们不会是这艘船的累赘。尽管这些礼物有可能因为不够好而被船长拒绝,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少,绝大多数船长都很欢迎新船员的加入。拥有很多船员代表着很有名望,因为这表示着船长有足以支撑这么多船员的物质与金钱。

大多数奎利人的船只都很拥挤。家庭成员共享一个狭小的生存空间是很正常的,而且离其他家庭也很近。居住空间很不舒适,设计的很糟糕,有些是仓库之类的改造而成。家庭成员把自己的那一小片地方用多彩的被褥装饰起来,一来可以隔绝声音,二来可以更加舒服。奎利人不大重视个人所有的物品,他们会衡量物品的价值,一旦无用就交换成其他的东西。所有船只都有一层用于交易的甲板,在这里交换东西。

奎利人一直穿着防护服,一部分原因是应对船壳破损,另一部分是应对缺失的个人空间。因为防护服使得人与人一眼看去难以区分,奎利人就养成了谈话时互相交换名字的习惯。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防护服也慢慢获得了标志性,以及文化上的含义,获得第一件防护服也是一种仪式。完成云游回到舰队之后,他们可以改动自己的防护服,以反映他们作为成人的新身份。与他人连接防护服即表示最大的信任和喜爱。 由于与桀斯之间的仇怨,奎利人不完全信任虚拟智能以及人工智能,但是他们也表出了对这些智能的令人惊讶的怜悯,比之于其他种族,更加能把这些智能当做生命对待。

奎利人把所有飞船的指挥官一律叫做舰长,无论是不是奎利人,与军衔也无关。他们的理由是,指挥官的决定对于他所在船只有极大的影响力。

经济 编辑

奎利人的经济体系与其他银河系种族都大不相同。神堡地区通行信用点的同时,奎利人社会中不存在货币。奎利人最为重视最的私人空间,所以为了保持空间最大化,不会留下无用的物品。如果奎利人有不需要的物品,他们会把这件物品摆放到类似市场的公共区域。可选的物品都放在储物箱里,有需要的可以随意拿走。由于奎利人的社会是以对同胞的忠诚已经荣誉为基础,所以鲜有不同意交易的情况存在。

然而,食物和药品的交换却较为严格。从养殖船或者是侦查舰队带来的食物,都被统一存放,谨慎的分配给个人。流出的食物都被严格追踪,以防使移民舰队出现食物短缺,或者更糟糕的情况,大规模饥荒。药品也被仔细的分配。然而,奎利人即使在舰队上也总是穿着防护服,所以他们的病的几率相对很低。控制药品流动就产生了一个应对大规模疫病的药物储备,这对于奎利人脆弱的免疫系统而言是很有必要的。

另一项资源来源是移民舰队途经的恒星系统。奎利人会以很高的效率开采可以开采的所有星球。在此恒星系统中的其他种族,如果有足够的工业资源或者合作的意向,会赠与奎利人“礼物”,包括船只、食物或者其他补给,来敦促舰队尽快离开。一般来说,上将联席会议会接受这些礼物,因为移民舰队没有足够的理由消耗所有资源。有时,有一些船只会在已经殖民的星球轨道上巡回,向移民舰队出售食物、补给或者当地出产的小玩意。

宗教 编辑

古代奎利人膜拜先祖。即使是在放弃世俗主义后,奎利人仍然崇敬先祖的智慧。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技的进步,他们自然地将先祖的人格和记忆保存为模拟智能。这些记录成为了知识与智慧的宝库,存储在中央数据库中,可以通过任何网络连接访问。

他们知道这不能算是永生,和所有的模拟智能一样,他们的电子化先祖不是真正的智能体。他们认为这是可以克服的,智能当然可以被看作是简单的数学问题。

奎利人展开大规模研究制造人工智能,这样他们能摆脱凡人的束缚并给予先祖记录真正的意识。很不幸,他们创造出的生命并不接受同样的事实。桀斯在占领时摧毁了先祖数据库。

在离开家园几百年后,大多数奎利人都有了多种信仰。许多人相信桀斯的崛起和先祖的毁灭是他们自大地抛弃传统并信仰自造假神的惩罚。

其他人则有更哲学化的观点,认为自己的族人确实自大,但是桀斯的反叛并不是超自然力量的结果。奎利人的行为造成了自身的毁灭。不管怎样,所有奎利人都认为是傲慢让自己丢失了家园。

政府 编辑

移民舰队 编辑

移民舰队(又称舰队)上大致有一千七百万奎利人。技术上讲,移民舰队依然处于军事管制下,只不过现在是由上将联席会议,以及民主选举的议院控制,但是绝大部分船长以及船上平民都倾向于将事务控制在“家庭”范围内。奎利人有若干个部落,横跨整个舰队,或者集中在某艘船上。

法律 编辑

尽管议院制定的民法与那些以星球为基础的民主法律差不多,但是执行与审判程序更加特殊。从桀斯的手下逃跑之后,奎利人几乎没有人手来维护舰队上百万人的治安,于是他们把海军陆战队分配出去,维持秩序与法律。今天,奎利人的海军陆战队受到警察训练,但是也保持着在飞船空间内的战斗素养,全权接受军队的指挥。

嫌疑人一旦被捕,就会被带到船长处接受被指责事项的审判。船上的议会可以做出建议,但是根据传统,船长对纪律问题享有绝对权威。

绝大多数奎利人船长是很仁慈的,只分派罪犯那些比较险恶的船只维修工作。一些顽固的惯犯会被“不小心”留在途经的有人居住的星球上。这种在别人的星球上抛弃罪犯的做法给奎利人和当地行星系统的居民们造成了摩擦。船长几乎没有别的选择;空间与资源都紧缺的情况下,供养毫无产出的囚犯人口绝对不是可以接受的选项。谋杀、叛国重复暴力犯罪以及破坏船只、食物储备或者养殖船都可能被判处流放的刑罚。奎利人使用死刑;据塔莉对指挥官薛帕德所说,暴乱、劫持飞船会被处以死刑。流放一般是比较常规的处罚,因为流放者的后代可以回到移民舰队去。

与银河系的关系 编辑

人类与奎利没有政治关系,因为移民舰队尚未途经人类占据的星域。其他种族则因为种种原因看不起奎利人,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把桀斯“放”了出来。这件事也正是奎利人在神堡的大使馆被取消的原因。奎利人经常被看作是小偷和乞丐。塔莉曾经阴郁的说起过,她当年进入神堡的时候被神堡安全局扣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才放她去四处游荡。

因为舰队有限的资源,奎利人把途经的恒星系的矿产开采一空,这件事经常引起当地居住种族的不满。而且移民舰队经常会把囚犯流放在当地——因为他们不想供养无产出的囚犯人口——这也是因为他们仅仅是缺乏资源。然而,在移民舰队上的生活也给了奎利人特殊的技能。以塔莉所展现的举例,他们有一种可以从桀斯存储器核心里恢复数据的技术。他们是维修和回收技术的大师,尤其是针对飞船零件,他们也是采矿专家,因为移民舰队需要巨量的燃料。他们可以维修那些其他种族拿来回炉的东西。这样的效率和技术就导致了某些公司会悄悄的在移民舰队到来时雇佣奎利人“做兼职”,替代公司现有员工,非常的让移民舰队困扰。

这种不受欢迎,以及整个种族都只是一个交易的个体,导致奎利人非常的与世隔绝,只关心移民舰队的存续。他们的流浪生涯以及被从神堡驱逐也意味着他们不怎么关心其他种族的好坏。

军事 编辑

在早期,许多奎利货船都装备武器,当做不正规的“私掠船”。平民船只也有强烈的武装的偏好,使得他们不受海盗的欢迎。尽管他们已经重建了他们的军队,但是依然只有一百艘多一点的战舰来保护成千上万的其他船只。如果接近的船只身份不明,他们会极其精确的将之消灭。

因此,从云游归来的年轻奎利人会被给予暗号,因为他们经常是坐着买来的或者回收的飞船回家,舰队不清楚情况。一个密码用来表示云游成功,舰队会欢迎他们回家;另一个暗号表示飞船被劫持,该飞船会被立即摧毁。

ME1 Council Legion of Merit 種族 ME1 Council Legion of Merit
神堡 阿莎麗德雷爾艾柯哈納人類護工賽拉睿突銳沃勒
神堡以外 巴塔瑞收集者桀斯克洛根Leviathan奎利Raloi收割者
Virtual Alien沃查Yahg
已滅絕 普洛仙雷克耐Other Historical Races
仙女座 AngaraKettRemnant